當前位置:珠寶>深度

婚慶剛需被壓制的縣級市場

文章來源:中國黃金網撰寫時間:2020-04-02作者:郭士軍


  

  仰阿莎東大道是貴州省劍河縣黃金珠寶店面最為集中的區域,這條街上聚集了老鳳祥、周大生、夢金園、金大福、周六福、老廟、賽菲爾等黃金珠寶零售品牌。

 

  就當地黃金珠寶消費市場來說,偏愛黃金類產品居于主要地位。“和鉆石相比,喜歡黃金產品的偏多;老一輩的人更喜歡黃金。不過,鉆石類產品也慢慢受年輕人的歡迎了。”劍河縣老鳳祥一店主管劉琴說。

 

  “我們本區域的中老年更加偏愛于黃金首飾,而年輕人觀念逐漸改過來了,喜歡鉆石、彩金系列,大款式的傳統黃金首飾逐漸走出了年輕人的視線。”劍河縣老鳳祥二店主管陶承銀說。

 

  劍河縣周大生店以鑲嵌類產品為主,但其銷售額和銷售量的主要貢獻仍然是黃金產品。“前兩年,鉆石和彩金的銷售還不錯,從去年下半年到現在,這兩類產品比以前要差一點。”劍河縣周大生店主管肖君蘭說。

 

  “涼涼”的頭天寶日

 

  劍河縣位于貴州省東南部、黔東南州中部,是疫情影響較小的區域之一。1月24日,劍河縣仰阿莎東大道各個黃金珠寶零售店停業,直至2月21日,各大零售店才正式復工。

 

  2月24日,黔東南新冠肺炎病例清零,累計10個病例均治愈出院。3月16日,貴州新冠肺炎在院確診病例清零。但是,疫情對劍河縣的黃金珠寶零售市場影響也較大。

 

  “肯定大啊。人家都沒掙錢了,還怎么來你這消費。黃金珠寶本來就是非必需品,一般都是結婚的新人才有消費需求。就我自己跟著的幾個客戶,都推遲了婚期。不能辦酒席,對黃金珠寶零售影響挺大的。”陶承銀說。

 

  在貴州劍河,每年的頭天寶日(一年中第一個宜嫁娶日子)都是黃金珠寶零售店最為繁忙的時候。回想起前幾年頭天寶日銷售的情景,陶承銀仍記憶深刻:“當時,進店的顧客想選購首飾,我們那時候都沒空接待新進店的顧客。她們直接就‘放話’說:‘拿這個產品給我打包’。”而今年的頭天寶日,各家黃金珠寶零售店線下銷售額為零。

 

  2020年的頭天寶日是正月十四(公歷2月7日)。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全國各地零售市場均受到較大波及,彼時,劍河縣各大黃金珠寶零售店也處于閉門狀態。

 

  房價沖擊黃金珠寶需求

 

  前兩年,劍河縣的肉沫粉6元/碗,現在漲到了8元/碗。與之同樣飛漲的還有劍河縣的房價:最近兩三年,劍河縣房價迅速飛漲,一度影響到了婚慶新人對黃金珠寶的剛需消費。

 

  “劍河縣房價挺惱火的。現在好一點的房子,都漲到6000元/平方米。我跟著的有些顧客,本來是想買手鐲,但是他們去看了房子以后,就直接告訴我:‘我考慮一下要是要買房子的話,就不要手鐲了。’”陶承銀說。

 

  之后,陶承銀又聯系了那位顧客,但始終沒有得到回復。“很大可能上,就是他們買房了。”陶承銀說。

 

  市場分流 縣城消費受影響

 

  2018年,劍河縣只有老鳳祥、周大生、夢金園、周六福四家黃金珠寶店,各個品牌都能“吃飽”。而如今,七八家零售品牌齊聚縣城,各個零售店分割的“蛋糕”迅速變小,“溫飽”問題困擾著這里的每一個零售店。“自從這里的店面開多了,各家零售店的人流量就分流了。每年的婚慶人數基本不變,店多了,競爭壓力自然就大了。”陶承銀說。

 

  劍河縣老鳳祥一店是最早在劍河縣開設的黃金珠寶品牌之一,是一家當地老店。“雖然我們是老店,現在零售品牌這么多,我們也會受到一定影響。”劉琴說。

 

  市場下沉,消費者可以在臨近的市場買到心儀的產品,理論上,市場下沉會沖擊上級市場的消費總量,而對縣城及鄉鎮市場產生一定的拉動作用。但是,劍河縣黃金珠寶的市場卻打出了一張“逆向牌”——“現在不像三年前,消費者認準一個品牌,認準一個老板,就會一直是品牌的忠實顧客;現在當地人們選擇的余地更多,四五十分鐘的車程就能到凱里市,有了更多的對比和參考。”陶承銀說。

56.9K
华东15选5开奖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