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珠寶>深度

產業互聯網正成為創投界的關注點 珠寶批發制造企業主動擁抱互聯網

文章來源:中國黃金網撰寫時間:2020-03-17作者:孫豆豆


  

△德誠在線。

 

  

  △瑞麒下單系統。

 

 

  △峰匯線上下單系統。

  

  3月2日,深圳水貝的街頭,車輛較前些日子多了一些,來往的人依舊很少。當珠寶零售業主動擁抱新零售,線上線下融合以求解困自救,產業源頭批發制造企業也開始主動擁抱互聯網。

 

  隨著傳統電商遭遇發展瓶頸,產業互聯網開始成為創投界的關注重點,“未來十年是產業互聯網的黃金十年”日漸成為主流聲音。周大生電商事業部總經理郭晉曾在采訪中說,未來10年~20年可能會進入互聯網下半場,即產業互聯網的時代。

 

 

  產業互聯網是互聯網作為先進生產力向珠寶產業上游的溢出和滲透,是基于互聯網技術和生態,對各個垂直產業的產業鏈和內部的價值鏈進行重塑和改造,實現互聯網與傳統產業深度融合的新的生態體系。

 

  我們可以采用時下流行的對產業互聯網的劃分方式,將產業互聯網劃分為三種商業模式,即:

 

  短鏈——數字化工廠;中鏈——數字化供應鏈;長鏈——智能制造鏈接C端消費者需求,即大規模定制。

 

  對照此三種模式,在疫情沖擊下,未來珠寶產業互聯網該向哪種模式進化?

 

  短鏈:加速智能制造,進一步弱化人工依賴

 

  珠寶行業智能制造并非新聞,業界的峰匯珠寶以智能制造著稱,多年來投入了數千萬資金在CNC、3D打印等自動化超精密智能設備上。2020年的峰匯更是將以“智能制造為方向,為消費者提供創新性和個性化的全材質產品,通過技術研發創造更多有產品力、高科技含量、高附加值的產品和服務;在信息化、大數據和互聯網平臺上建立自己的優勢團隊,實現ERP+MES+CRM到門戶端的無縫鏈接;制造方式面向柔性、數字智能化、工業化4.0轉型發展”統統寫入了企業近幾年的核心戰略。

 

  “當下的情況會加速推進智能制造進程的。”峰匯總裁葉向洲說。提及疫情對工廠的影響,黃金珠寶行業半手工的操作模式、對熟練工人的重度依賴、疫情中員工返工帶來的安全風險、人力成本的增加無疑都成為限制珠寶工廠的桎梏。加快智能制造的推進,或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減輕這些束縛的。

 

  而業界另一成長迅速的黑馬——德誠集團副總裁李子鋒在提及智能制造的進度時透露,德誠目前已經做了智能倉儲,在工廠端還做了全面的信息化建設,所有從B2B APP下來的客單,還有展廳下的柜單,都會通過數據的匹配,根據其制定的柔性制造的生產流程,自動生成匹配的生產計劃。

 

  據李子鋒介紹,這些以前都是人工為主,現在基本上由機器處理,按照最優化的方案去安排生產周期和生產時間,同時根據不同的品類分配到各個生產線,可以縮短生產周期,也更容易滿足急需產品的需求。在疫情當下,線下的模塊在變小,無論從提高效率,還是降低成本方面考慮,智能制造的模塊都是會加快建設的。

 

  中鏈:數字化供應鏈提高效率,數據管理指引研發

 

  2月5日,疫情中,開工推遲,德誠集團的公號推出了一篇題為《線上采購、疫情無憂——24小時線上選購珠寶》的推文,文中將德誠的B2B系統再次重磅推出。

 

  對此,李子鋒介紹,德誠的B2B在線下單系統兩年前上線,全面覆蓋了金德尚、鑫囍緣、德誠珠寶三大業務板塊。過去兩年,它的利用和普及率還是比較高的,優勢主要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客人隨時隨地都能夠在線上下單訂貨,不受時間地點限制,在當前疫情背景下,不需要到人流聚集的地方,避免了跟更多人接觸的風險。

 

  第二,公司在線上也會推出很多優惠活動,客戶在線上拿貨的成本比線下略低,而且可以節約差旅成本。

 

  第三,方便數據存儲和處理。很多零售商都是靠店長或職業經理人憑經驗采購,如果人員流動,就會導致經驗斷層。但在線選貨模式下,這些數據都會保留下來,可以非常精準地分析過往采購的貨品結構,與目前庫存比對,就可以精準地把控銷售狀況,為未來下單參考。

 

  第四,款式數量也具有更多選擇。德誠在線下單APP上的目前款式多達幾萬種,未來還可以無限擴充,客戶可以有更多選擇,對展廳而言則可以適當降低一些庫存。部分產品在客戶下單后,提單到工廠大概4天就可以生產出現貨,客戶拿到貨的速度,跟到展廳去挑并不會有太大差別。

 

  李子鋒還特別強調說,利用在線下單系統去實現交易,對各方均有益,尤其在數據流方面,大家都能夠通過這種方式,把所有交易產品的數據信息完整地保留下來,進行細致分析,無論對于庫存的把控,還是銷售結構的調整,都能起到科學的調劑和參考作用。

 

  至于疫情當前,線上下單模式能更好地滿足他們的需求。但就德誠的客戶情況來看,目前零售商庫存都還比較大,補貨需求不多,但隨著后續大家的庫存消化,預計后期會有一個快速的比例提升。

 

  以大連鎖零售客戶為主,注重智能化建設的峰匯珠寶其在線下單系統已經應用了14年了。“在線下單比看相冊和現場下單都方便,因為有數據記錄,每款產品都有數據,有利于下一步的產品研發,和對客戶銷售情況的分析和把握。”葉向洲表示,這也是注重研發和客戶服務質量的峰匯多年的致勝利器之一。

 

  展廳B2B系統在水貝的大規模亮相已有數年之久,但真正充分應用的展廳卻是少之又少。據了解,目前好幾家大型展廳正在快速升級或上線在線下單系統,希望經歷這次疫情之后,水貝各大展廳都能做到線上線下雙軌并行,連動互通。

 

  長鏈:F2C將徹底改寫行業格局

 

  2018年,在新零售和社交電商等新的零售模式的刺激下,工廠店和個性化定制為代表的C2B模式開始盛行,用戶需求沿產業鏈向上傳遞,形成了C端驅動的產業互聯網模型。期間,騰訊、阿里巴巴、美團分別進行組織架構調整,切入產業鏈上游,京東布局工廠直供,網易、拼多多、云集、貝店等新興平臺與工廠建立直連以滿足客戶個性化需求。

 

  同樣是2018年起始,以淘寶直播為代表的直播帶貨模式興起,過去一直在電商模塊緩慢進展的珠寶模塊,借電商東風實現了爆發式增長。

 

  2018年淘寶直播超1000億元的總量,其中珠寶占到四成,達400多億元;2019年淘寶直播總體約1500億元,珠寶行業約可達到700億元。淘寶直播從線上走到線下珠寶原產地,在全國各珠寶產業帶建立的18家淘寶直播基地,也都拿出了驕人的業績:整體銷量排名第一的四會基地,全產業鏈轉型成為翡翠直播產業鏈,其下游零售渠道幾乎全盤覆滅,整個四會翡翠掛件類90%靠直播走量;松崗琥珀基地80%銷量靠線上;鎮平和田玉直播基地,憑直播一年創造十幾億元新增量;諸暨珍珠基地,一年60多億銷量靠直播,占整個產業帶線下整體銷量三成以上。這些珠寶領域的非標品小品類已經證明,產業帶直供消費者的F2C模式正在顛覆傳統供應鏈格局。

 

  2020年疫情背景下,直播和社交電商在珠寶行業受到了空前的歡迎,這些新的零售形式,均是向著去庫存化、去實體化的方向去走,某種程度上也在降低零售經營的門檻。同時,幾乎所有的電商平臺都鼓勵工廠直接面向終端消費需求,以向平臺的消費者提供更高性價比,更多價值。所有的這一切都在慢慢模糊零售和制造的界限。

 

  對此,李子鋒說:“我們已經建立了一個很強大的賦能中臺,目前我們重點還是聚焦在怎么去賦能我們的B端客戶,幫助我們的客戶——零售商更好地銷售到C端。至于未來是否會切入F2C模塊,要看公司后期的戰略規劃方向。”

 

  葉向洲則表示,峰匯所要做的C2M定制,屬于工業化的大規模個性化定制系統,就是在全產業鏈合作共贏的大時代背景下,與B端客戶合作,設立智能系統平臺,連接消費者和生產端,滿足消費者更個性化的需求,為消費者提供更多的便利性,節約時間與成本。

 

  在F2C呼聲日漸高的當下,不難想象,未來有一天,一些年銷售額已達數億的頭部電商珠寶企業,向上進化出完備的供應鏈,或是珠寶行業的薇婭李佳琦們向上游整合出完整的珠寶供應鏈,或者現有的供應鏈類批發企業憑借他們的數據化基因直接切入C端,再或者外部資本直接攜大量專業人才切入珠寶供應鏈……無論哪一種可能,但只要F2C領域有先行者探索出可行且成熟的運作模式,珠寶行業傳統的供應鏈模式必將因此而被深度改變。

 

  未來,產業鏈各環節與終端消費之間,信息將會更透明。在同質化的產品層面,消費者更愿意選擇源頭企業,以獲得沒有中間商賺差價的更高性價比;F2C的高性價比模式對零售品牌企業會造成巨大的擠壓,零售品牌將被迫向著更有差異化、更具獨特性、更好講故事的品牌化方向積累,或者向著更加扁平化、更加低成本的方向進化;產品同質化、品牌無識別性、不懂線上操作的二級批發和零售企業將逐步失去競爭力,失去原有的生存空間。變局本在發生,疫情加速助推,珠寶產業源頭各企業均在向著產業互聯網的方向加速前進。

 

  一切行業可預見的未來,都在加速到來。

  

56.9K
华东15选5开奖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