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珠寶>訪談

曲靜:珠寶行業教育“女將”

文章來源:中國黃金網撰寫時間:2020-02-10作者:郭士軍


  提及曲靜,業內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她是業內公認的“三姐”,是從一家金店起家,到目前擁有丹東、沈陽兩棟珠寶大樓、數十家中國黃金專賣店的優秀企業家,是業內第一個跨界百貨的珠寶人……

  一個個光鮮亮麗的“標簽”,都化作了曲靜在黃金珠寶行業經營領域的標志性符號。而曲靜不為業內所熟知的另一個標簽,是其從一而終的“熱愛教育、鐘情教育”。她是堅守珠寶行業職業教育的“女將”。

 

 

  做一件有意義的事

 

  把事業寄托于責任,把情愫融化于教育。這種景象,在遼寧中金歐亞珠寶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曲靜身上一再顯現。由責任和教育引路,50多年歲月化作了曲靜的人生軌跡。

  提到曲靜熱心于職業教育,不得不從18年前說起。那一年,曲靜第一次作為珠寶人跨界教育,從此便與教育結緣,樂此不疲。

  1989年末,曲靜踏入了黃金珠寶行業,并于1992年開了第一家白山金店。

  曲靜剛從事黃金珠寶行業之際,正值計劃經濟時代,當時的政策不允許個人開金店。但當時國家有鼓勵發展集體經濟的政策,曲靜便借助這個政策,給自己找了個“婆家”,掛靠在丹東市延安精神研究會,注冊了一個公司。白山金店由此而生。

  1992年后,曲靜趕上了當時“銀企脫鉤”的好時機。基于此,曲靜幾乎買下了丹東地區所有“銀企脫鉤”的金店。白山金店的連鎖模式由此誕生。這也是中國內地第一個連鎖模式的個體經營的金店。隨后,曲靜的黃金珠寶事業邁上了穩步上升的步伐——先后在遼陽、鞍山、葫蘆島、錦州、營口、大連等城市開設了28家金店。

  2002年,正值曲靜開店滿十年的重要節點。白山金店全公司上下都在想著如何為十年店慶建言獻策。

  21世紀初的那個年代,正流行著“明星熱”。各行各業一般都選擇花錢請明星演出,為自己的企業造勢。于是,白山金店的策劃團隊就跟曲靜建議:把心連心藝術團請來,在鴨綠江旁邊開個演唱會。

  曲靜對此并不支持。她心想,把明星請來了,錢花了,然后什么都不會留下。“我不干那種傻事。”當時的曲靜想。

  其實,在曲靜心里,早已有了籌劃。曲靜想做一件有意義的事情。而這件有意義的事情就是希望能夠援助一所希望小學。

 

  校長一跪

 

  提到援建希望小學,曲靜道出了各種心酸歷程。

  曲靜先是第一時間聯系了丹東團市委,希望可以出資建立一所希望小學。當時接到曲靜電話的工作人員說:“好的,知道了。等我們領導回來后,我匯報一下。”隔了一天,曲靜沒有得到回復。

  焦急等待消息的曲靜,按捺不住急迫的心情:“離十周年店慶的時間越來越近了,不能干等著。”她心里想。第二天,曲靜便又到丹東市民政局,找到丹東市慈善總會的負責人,表達了自己想創立一個慈善基金、做慈善事業的想法。

  “曲經理啊,你這個事沒得辦。我們從來沒辦過這個,你這個錢拿出來,我們誰管呢?誰花呢?怎么做呢?”當時的丹東市慈善總會負責人對曲靜說。

  “我們常年和深圳做生意,深圳有成熟的慈善基金運作經驗。他們怎么運作的,我都知道。要不,我把他們的經驗介紹給您?”曲靜說。

  “那可以,只要咱們不違規,那就可以做。”該負責人說。

  于是,曲靜和丹東市慈善總會負責人一拍即合,成立慈善基金的想法便開始運作。

  慈善基金成立了,而援助的學校在哪呢?這又成為擺在曲靜面前的一道大難題。

  為了找到合適的援助目標,曲靜和她的團隊輾轉丹東市的各個貧困地區考察——翻山越嶺,尋找真正貧困、有需要的地區。功夫不負有心人,曲靜和其團隊在寬甸虎山鎮太平村發現了目標。

  據曲靜回憶,當時是一個冬天,太平村那所小學的窗戶沒有玻璃,全部都是用“木板+塑料布”釘起來的。室內的爐子都熄了火,爐子上放著吃了一半的玉米面餅。

  在場的老師解釋說:“這個是我們學生特意留在爐子上的。等我們明天生火以后,熱一熱,學生還會繼續吃。”

  看到這一幕,曲靜當時就說:“我們援建的學校就定在這里了,不再去其他地方考察了……”還沒等曲靜說完,當時太平村小學的校長噗通一聲跪了下來,著實讓曲靜心里一緊。

  “太感謝您了,曲經理。您這是給我們孩子帶來了希望,我代表孩子感謝您。”校長說。

  曲靜一把拉起校長,校長的噗通一跪讓曲靜深受感動。

  回到丹東市后,曲靜立即聯系了丹東市團委,表示愿意出資十五萬,在寬甸虎山鎮太平村援建一所小學。“當時我出資十五萬,政府也出資十五萬,最后在太平村建立了一所二層樓的小學。”

  2003年,太平村新建學校舉行了奠基儀式。在剪彩的時候,當時的丹東團市委書記對曲靜給予了高度評價:“你讓我三個沒想到:一是沒想到你主動給團市委打電話,要求自己援建希望小學;二是沒想到你出錢在深山里建立一所希望小學,別人都是在馬路邊、人人能看到的地方援建希望小學;三是你出資建立希望小學以后,還對這個學校的教育給予后續援助。”

  當時,曲靜在考察太平村小學時,還注意到那所學校沒有音樂課。“這個學校課堂里沒有歌聲,沒有旋律,小學生的學習生活肯定是不豐富的。”于是,曲靜便又暗下決心,自己再出錢為學校購買了一架鋼琴。這一送不要緊,牽引出了更多人參與學校教育。

  在參加某次丹東市工商聯舉行的會議后,曲靜跟一些企業家講道,她買的鋼琴快到了,要去把鋼琴送到希望小學,就不陪他們一起聚會了。

  “曲總,你能花錢給希望小學買鋼琴,我也要參與,我可以義務教學。”當時丹東市工商聯的一位企業家對曲靜說。

  當時的曲靜更開心,覺得這一件援建希望小學的舉動,牽動了更多人參與到了慈善愛心事業中來。曲靜從中感受到了寄情于教育的快樂,她深知教育可以改變一個人的命運,甚至一個家庭的命運。

  自此,曲靜便與教育結上了“不解之緣”。一直到現在,太平村小學連續換了幾屆校長,曲靜和太平村的情誼從未間斷。

 

  大愛教育 無私奉獻

 

  “一個人的成功不叫成功,比你能掙錢的企業家多得是。”對于當初為什么要辦北方黃金珠寶學院時,曲靜如此定義“成功”。

  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黃金珠寶行業發展遇到了瓶頸。而曲靜在這次行業受挫的過程中,敏銳地看到了人才的重要性。

  2002年,黃金珠寶行業政策放開,得益于香港和廣州的有利區位因素,深圳黃金珠寶產業迎來新的契機。深圳周邊地區的工人蜂擁而至,打工妹、打工仔一度充斥在深圳黃金珠寶行業。但是,企業當時普遍面臨著培養人才需要的較長時間成本和資金成本等一系列現實問題。

  “黃金珠寶行業要想發展好,要想基業長青,就首先需要專業技能的人才作配備。”曲靜心想。時間不等人,企業發展不等人。贏時間,就要贏在人才上、贏在專業上。于是,投資辦一所專業院校的想法開始在曲靜的心中萌芽。

  2008年,曲靜心中開始醞釀成立一所黃金珠寶院校之事。身為丹東市工商聯副主席的她,在和工商聯的領導及其他企業家交流她的想法的時候,得到的卻是一邊倒的反對意見。“曲總,你是辦企業的,企業就是以盈利為目的。你要辦的這個學校,不會從中得到好處的。為什么費力不討好呢?”時任丹東市工商聯副主席谷澤毅對曲靜說,“就你那幾個珠寶店,你能用幾個人?而且你還有那么多老員工。”

  曲靜對谷澤毅解釋說:“我要辦這個學院,不是為我自己培養人才,我是為行業培養人才。”

  “你是不是培養了學生以后,企業來招聘的時候,你就收費啊?”谷澤毅開玩笑地問。

  “谷大哥,你看哪個辦學校的會收企業的錢呢?要是學校收費的話,那它一定辦不下去!”曲靜的回答擲地有聲。

  “要是這樣,你干脆別辦了。你這是干搭錢進去。”谷澤毅說。

  沒有得到谷澤毅及丹東市工商聯其他同志的支持與理解,當時的曲靜雖有不甘卻并沒有因此而“后退”。曲靜堅持把這個教育事業進行到底,因為有一個聲音一直縈繞在她心里:“我這么做,絕不能簡單地用經濟效益來衡量,這個學院如果做好了,它一定是有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的雙豐收。等這個學院‘桃李滿天下’的時候,往小了說,它就是我個人對全行業最大的貢獻。”

  在幾經認真調研,深入論證后,曲靜決心籌劃建立一所“依托企業、緊貼行業、服務地方、面向世界、產學研相結合”的創新型黃金珠寶專業院校。2010年,曲靜投資與遼寧機電職業技術學院合作創辦了二級學院——“北方黃金珠寶學院”,開設珠寶鑒定與營銷、寶石鑒定與加工、首飾設計、電子商務等10個專業。此舉首開了丹東地區民營企業與高校聯合辦學的先河。

  正值北方黃金珠寶學院成立初期,谷澤毅從丹東市工商聯退休。曲靜分身乏術,既要處理公司日常事務,又要操持學院成立之初的各種繁瑣手續。曲靜誠摯邀請谷澤毅“加盟”,全權代表曲靜處理北方珠寶學院成立的各種事宜。谷澤毅最終答應了曲靜的邀請,代表曲靜辦理學院成立的繁雜手續。

  在參與北方黃金珠寶學院成立的過程中,谷澤毅被曲靜“大愛”教育的精神深深感動——曲靜要投資成立北方黃金珠寶學院,從始至終都沒有考慮經濟效益,而是想為國家、為行業的教育事業出一份力。

  當初和遼寧機電職業技術學院合作創立北方黃金珠寶學院的時候,谷澤毅起草了一份合同,其中對于北方黃金珠寶學院今后取得的效益板塊,遼寧機電和曲靜共同分成。但是,曲靜在審核的時候,直接把涉及到自己分成的內容劃掉了。

  當時的谷澤毅表示不解,他對曲靜說:“曲總,咱們辦這個北方黃金珠寶學院,不得掙錢嗎?”而曲靜的回答徹底讓谷澤毅佩服:“這個教學是以學校為主的,我是輔助辦學,幫助學校。我本來就是想自己掏錢幫助學校搞教育,我要是再從中掙錢,那就沒意義了。”

  “曲靜雖然是企業家,但是她對教育事業很關心,關心到什么程度呢?她就想付出,不想從教育投入里掙錢。”谷澤毅評價道。

 

  既有能力 又有學歷

 

  提及當初為什么選擇辦高職院校時,曲靜侃侃而談。2008年,當時急迫想辦教育的曲靜面臨著兩個現成的選擇:一是與遼寧省一所本科高校合作;二是政府批地,自辦一個中專院校。最終,這兩個選擇都被曲靜否定了。

  “本科院校的畢業生,很少選擇去工廠做技能型的工作,主要原因是學歷高的人才未必會把加工和銷售作為自己人生的重要目標;中專院校的學歷較低,而家長對孩子的期望又很高,很少會將中專作為自己對子女的擇校選擇。”曲靜說,“我們要做的一定是居于這兩者之間的選擇,既要培養學生的能力,又要讓學生有一定的學歷。高職教育便是我最理想的選擇。”

  “既有能力,又有學歷”是曲靜當初辦學的初衷,而這個初衷在十年間的實踐中不斷地得到印證,讓曲靜更加堅守自己的初心。

 

曲靜為北方黃金珠寶學院學生授課。

 

  據曲靜介紹,此前,中國黃金集團有限公司的領導來到北方黃金珠寶學院考察時,高度評價了該學院“校企合作”模式對人才培養的作用。“這些學生如果要到我們中國黃金集團,來即能用,用即能戰,戰即必勝。”

  2019年12月,遼寧中金歐亞珠寶集團有限公司辦公室職員馮笑茹來到中國黃金旗艦店,探訪北方黃金珠寶學院畢業生在這里的表現和工作情況。

  據馮笑茹回憶,當時中國黃金旗艦店的店長和人力資源部部長熱情歡迎她的到來,并對北方黃金珠寶學院的畢業生給予了高度評價:“太感謝北方黃金珠寶學院了,太感謝這些孩子了。這些畢業生自律性強,專業知識扎實,大大節約了我們培養人才的成本。”

  2019年十一期間,曲靜去北方黃金珠寶學院參加了一場活動。活動上,曲靜看到了一個從貴州畢節大方縣走出來的學生。曲靜對她親切地說:“畢業后,如果你想去哪個企業,我可以給你推薦。”

  “如果我要找工作,我一定會向‘曲媽媽’您報到。”該學生說,“但是,我現在還不想直接工作。我想繼續讀下去。”

  曲靜從這個貴州女孩身上看到了希望,更加堅信了當初做高職教育的正確性:高職教育培養的人才,一定是既有能力,更有學歷。

  2020年,北方黃金珠寶學院即將迎來十周年大慶。十年間,給曲靜感受最深的就是“利他式快樂”——她從中收獲了快樂,并從對教育熱愛中得到了滿足。“為快樂去投入的時候,我覺得就很值得。”曲靜說。

  “十年間,我們給全國黃金珠寶行業培養的人才是有數的,但是作出的貢獻不能用數量和價格來衡量。這十年的堅守,我心里一直有個希望,就是能引起行業對專業人才教育的重視。”曲靜說,“我也希望,再通過幾年的努力和發展,將我們學院打造成為全國黃金珠寶行業終端市場人力資源的人才儲備庫。”

56.9K
华东15选5开奖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