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市場>研究

黃金投研的“初心”與“始終”

文章來源:中國黃金網撰寫時間:2020-04-02作者:黃巖 楊莉娜


  最近市場做分析和邏輯推演的很活躍,做實盤交易的很糾結。這樣的高波動率市場,尤其是隔夜波動率過強的市場,實質上很難參與。畢竟交易并不是單純地看邏輯,也要通過分時圖、對盤價等分析其余交易者對價格的響應,絕大多數的參與者的資金量都不足以承受。所以實際上這樣的行情考驗的不僅僅是邏輯的縝密度和對價格測算的精確度,更多考驗的是交易者的信心與勇氣。正如我們常和客戶說,你的投資邏輯如果是按照年度為投資周期,是正確的;但是如果以日度甚至小時為投資周期,可能就錯得離譜。“不忘初心,方得始終”,那么在這樣波動劇烈的行情中,我們更愿意坐下來分享一下,我們眼中黃金投研的“初心”和“始終”究竟是什么?

 

  作為黃金期貨分析師,我們更多的是研究黃金的價格變動規律和軌跡,為各類客戶提供生產、交易的決策,實際上絕大多數的投資者都是如此。對于其余類型的黃金研究者,可能從歷史、材料、工業用途等多個角度來研究;但作為投機為主的交易者,參與黃金市場的“初心”一般有且只有兩個,賺取資本利得收益,或者通過對沖保護其余財產,有且僅有這兩個功效。因而平時我們比較尷尬的就是,投資者會花大量的功夫來和我們討論黃金的歷史、工業用途,甚至國際貨幣發展軌跡,邏輯上這并沒有錯,都是黃金的衍生范疇,但錯就錯在,如果是基于這么龐大的角度,投研對應的周期會無比之長。舉個例子,黃金從2018年低點到現在的價格變動區間大概是每盎司1200美元至1700美元,極限變動了每盎司500美元,最大漲幅達到了40%。但是如果站在超長視角,尤其是貨幣的衍生邏輯,可能投資回報率是以倍而非百分比計算的,比如最初的布雷頓森林體系的瓦解,那么對應的投資年限將變得以十年計算,那么過去的這十年,其實黃金是從每盎司1900美元跌到每盎司1200美元,再漲到每盎司1700美元,又回落到每盎司1600美元,如果按長線統計的話這些年的價格變動很有限,又有幾個投資者能扛住這么大的波動呢?所以作為黃金投研的出發點,一定是與自己的投資和持倉周期相匹配,如果單邊的話如何做好一天到幾個月的投資的風險管理,做對沖的話如何選擇黃金的對沖和停損點位,這些將成為投研的“初心”。

 

  那么什么是黃金投研的“始終”,將落在每筆交易的結果上——成功賺取利潤,或者止損離場,資本市場有且只有這兩個結果。“初心”和“始終”一定是匹配且連貫的,比較有意思的是,我們碰到太多的投資者,他們的邏輯是順從市場變動反復波動的,投資時間從短改到長,從裸投機變成套利對沖,這種往往最終又變成“價值投資”,指導這類客戶就很頭疼,“初心”都反復在變,要啥“始終”呢?后者是持續一個動作和邏輯的最終結果,要的是對“初心”的堅守與穩定性,這并不意味著不懂變通,而是在穩定的體系下對“初心”做合乎邏輯的休整,而非像電風扇一樣來回轉。

 

  所以“不忘初心,方得始終”這句話用在黃金交易投研的市場中,就變成“記住最開始為什么參與市場,是為了對沖風險,還是進行短期投機?預計的投資周期是按小時,按天,按周還是按月?對市場運行有哪些假設,觸發了什么條件會改變原有交易計劃?最終的出場條件是怎樣的,止損方面是怎么考慮的”。

 

  對后市的投資展望上,我們的“初心”和“始終”建議是“疫情過后全球濫發貨幣導致的信用受損,會提高黃金的長線性價比,長線黃金上漲概率極大,值得參與,無論做對沖或者做投機均可。不過要選擇入場點,入場點最好是市場整體跌透,但價格在底部已經企穩,尤其是銅、鋅、銀等,可以結合三天不創新低的邏輯再參與多頭交易,期貨投資周期建議按天或周計算,無杠桿周期可以更長按月甚至可以按年。關注的重點指標是疫情的表現情況,如果全球問題嚴峻那么更大是緊縮而非通脹,對應的黃金也很難發揮作用。目標當然是賺取收益,每盎司1700美元以上的價格都不錯,因而主要難在尋求入場點,可能低點會出現在每盎司1360美元至1400美元,如果跌破每盎司1300美元或意味著市場出現完全不可知風險,建議被動離場。

56.9K
华东15选5开奖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