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市場>研究

送別跌宕的3月,迎接未知的4月

文章來源:中國黃金網撰寫時間:2020-04-02作者:蔣舒


  3月,新冠肺炎疫情的深度影響逐漸暴露出來:黃金遭遇拋售大幅振蕩、金價期現價差達到10年來最高水平,黃金供需鏈中斷,各交易所平臺紛紛關閉交易大廳,轉為完全線上交易,流動性危機引發人們對經濟危機的擔憂。那么金融市場度過最艱難時期了嗎?4月的黃金市場又面臨著哪些不確定性?

 

  2020年3月,注定以金融市場的跌宕起伏而留名青史。即使有著避險資產美名的黃金在2020年3月也經歷了罕見的大起大落。3月初,國際金價乘著美聯儲大幅降息和推出7000億美元量化寬松的勢頭,一舉突破每盎司1700美元關口,然而在美國股票市場持續熔斷和美國債券和商品市場拋售潮的沖擊之下,國際金價急速墜落,一度回落高達每盎司250美元。3月中旬,在美聯儲“無上限”量化寬松的刺激下,國際金價再度突破每盎司1600美元關口。

 

  3月份金價的劇烈波動是過去十年少見的,然而橫向比較主要國際金融市場,金價的跌宕起伏又絕非僅僅是自身市場變化的產物,而是國際市場巨震的一部分。自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以來,金價先是在避險情緒的刺激下逐步上揚,但是隨著疫情引爆歐美股票市場和原油市場,黃金價格陷入了危機深化時流動性緊缺和美聯儲量化寬松交替主導的局面:美聯儲的量化寬松政策往往引發金價的快速上揚,但是流動性緊缺卻又使得金價急速回落,這造就了2020年3月金價的跌宕起伏。除了金價本身的波動外,2020年3月還見證了一向穩定的紐約黃金期貨與倫敦黃金現貨之間的價差在一個交易日飆升的異象,這從一個側面折射出新冠肺炎疫情引發的金融危機的獨特性,即全球主要經濟體社會生活的停擺這一史無前例的風險,必然會使得過往的一些經驗和規律失效。

 

  “禍常發于所忽之中,而亂常起于不足疑之事。”明代學者方孝孺的這則警言用來描述全球金融市場對待新冠肺炎疫情的心路變化再恰當不過。之前將新冠肺炎疫情的沖擊“輕描淡寫”的市場預期又開始悲觀地將眼下與1929年世界經濟大蕭條做類比。不過,無論目前市場預期是樂觀還是悲觀,必須承認的是全球主要經濟體社會生活的停擺造成的經濟下滑具有之前任何一次經濟危機所沒有的特性,因此預測其走向也就變得非常困難。

 

  展望4月的金價走勢,核心的問題是金融市場是否已經度過了最艱難的時刻:如果金融市場已經度過了最艱難的時刻,那么參照次貸危機的經驗,全球央行的量化寬松政策對于金價是利好;如果金融市場還沒有度過最艱難的時刻,3月份拋售潮引發的金價下跌仍有再現的可能。與次貸危機以雷曼破產達到最高潮和之后美國主要投行得到政府救助承諾從而市場恐慌情緒退潮不同,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控本身需要時間且成功取決于防控較為落后國家的表現,因此以疫情為核心的本輪金融市場危機很難立刻找到一個令市場大多數投資者信服的標志性事件作為其終結的信號。不僅如此,與次貸危機經濟數據惡化與美聯儲寬松同步并行的節奏不同,本次危機中,美聯儲寬松政策在先,而惡化的經濟數據尚在路上,很難保證四次熔斷的美國股票市場已經把所有的壞消息全部消化,也很難想像脆弱的市場心理面對加速惡化的經濟數據會不動如山。因此,4月的金價依然會被避險情緒和恐慌性拋售兩股力量交替主導,劇烈起伏或不可避免,國際金價或處于每盎司1450美元至1700美元的寬大區間中。

56.9K
华东15选5开奖结